<address id="hjfzp"><listing id="hjfzp"><meter id="hjfzp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hjfzp"><listing id="hjfzp"><meter id="hjfzp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hjfzp"><listing id="hjfzp"><menuitem id="hjfzp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listing id="hjfzp"><listing id="hjfzp"><menuitem id="hjfzp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<em id="hjfzp"><form id="hjfzp"></form></e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hjfzp"></address><listing id="hjfzp"></listing>

          <form id="hjfzp"><th id="hjfzp"><progress id="hjfzp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<address id="hjfz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hjfzp"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hjfzp"></form>

            漳州市麒麟電子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首頁 > 文章新聞 > Kindle 電子書包月上線一周年,早期教育題材或成最大贏家

            Kindle 電子書包月上線一周年,早期教育題材或成最大贏家

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 2020-06-16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買書如山倒,讀書如抽絲,面對如此令人頭疼的問題,Kindle 推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法——在年 2 月上線了 Kindle 電子書包月業務,12 元一個月(每年 118 元)的 Kindle Unlimited (以下稱 KU)。轉眼一年過去了,到底還有沒有人在用這個包月服務,到底這些人是怎么用的,他們又都愛看什么書,亞馬遜給出了這樣的答案。

            中國 KU 的訂閱用戶數目前僅次于美國和英國,原先被詬病的圖書數量不多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決,出版社一年增長了百分之八十,可借閱數量也從剛上線時候的余本增長到了余本。

            有用戶就表示自己一開始是為了培養孩子讀書興趣才訂閱了 KU 的服務,按照亞馬遜給出的數據,確實也提高了閱讀速度,閱讀的書籍也得到了增長。

            比較有趣的是,KU 中有三分之一的人之前并沒有接觸過 Kindle 電子書閱讀,因為 KU 才開始接觸,有一位北師大的 KU 用戶去年一年就閱讀了 64 本書,慢慢也從過去只依賴紙質書閱讀過渡到電子書。由于 KU 一次只能借閱十本書的機制,必須加快讀完才能借閱新書,這種嘗鮮心理再加上包月只有讀得越快越好才能“值回票價”,一系列因素加快了用戶的閱讀速度和閱讀量。但是估計這種影響對無收入的學生群體更為明顯,畢竟不少工作族花了幾千塊辦了健身卡廢棄掉的也大有人在。

            Kindle 也給出了過去一年借閱書榜。

            如你所見,借閱率最高的既有暢銷書、雞湯,也有經典小說和影視劇本。

            對比借閱完成率和借閱榜,可以看到大部分借閱率高的書借閱完成率也比較高。

            英文書的借閱情況,不排除有人用簡單的少兒書學習英語,但按照這個情況,更多的可能真的是家長把 KU 作為給孩子培養閱讀習慣甚至英文閱讀習慣的工具。

            這也算新一代年輕人教育孩子的新手段了。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      漳州市麒麟電子有限公司  
            人妻中文制服巨乳中文_av潮喷大喷水系列无码观看_中文字幕亚洲综合小综合_A级毛片无码兔费真人久久